1. 首页
  2. 新闻资讯

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

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 原文来源:The Chain Bulletin原文作者:Doncho Karaivanov2011 年 4 月,中本聪决意离开比特币社区时,他没有回复加文·安德森 (Gavin Andresen) 给他发的最后一封邮件。所有人无法获知其离开的原因,但他留下了大量的资料,让后人得以对中本聪开发比特币时的行踪进行深入研究。本文来源于《The Chain Bulletin》,分析师对中本聪进行比特币研究的地点进行了深入研究,试图推翻或确认此前公众对中本聪身处哪国的消息,此次研究的原始数据来自以下几点:·中本聪的Bitcointalk账户 (共 539 条可用帖子)·他在密码学和比特币邮件列表上的 34 封电子邮件·他对 SourceForge(律动注:SourceForge 又称 SF.net,是开源软件开发者进行开发管理的集中式场所)上的 169 条Commits·2008 年和2009 年两版比特币白皮书的元数据·创世区块的信息·Wayback Machine(律动注:即网站时光机,万维网的数字档案馆,专门用于存储网页,方便日后访问查看)的档案上述所有数据的时间戳始于 2008 年 10 月 31 日,当时中本聪第一次在密码学和比特币邮件列表中谈及比特币;终于 2010 年 12 月 13 日,当时他发送了最后一封电子邮件,时间戳显示为 UTC 时间,共持续 206 天 (非连续的)、742 个动向。基于上述数据,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活动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而根据收集到的其他数据进一步确认了中本聪的家最可能的位置。在此之前,公众对中本聪所在地的猜测基本是以下 5 个时区:英国 (GMT)、美国东部 (EST)、美国太平洋 (PST)、日本 (JST) 和澳大利亚 (AEST)。后两种观点很容易被证实不太可能,但前三种观点还需要进一步研究。1、Bitcointalk 动向自 2009 年 11 月 19 日账户创建到 2010 年 12 月 13 日最后一次现身,中本聪在 Bitcointalk 活跃期间总计发言了 539 次,所有的帖子均有发布时的带上的时间戳信息。由于从不同地点访问网站都会基于 UTC 显示相应的发布日期和时间,因此,可以基于此绘制出不同时区的图表,用以印证是否符合最初的猜想。欧洲/伦敦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 动向散点图,2009 年 11 月 22 日首个帖子-2010 年 12 月 12 日的最后一个帖子,基于英国伦敦时区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图片很容易让人迷惑,人们看到中间的空白区域后推论在这个时区里,中本聪早上 6 点上床,然后一直睡到下午 1 点。不过,有时他活跃的时间在早上 6 点到 7 点间,只是这部分数据只占所有活跃数据的 2%,这意味着他通常直到凌晨才开始活动 (特定于这该时区),但只在少数情况下会这样做。仔细检查数据后能发现,他最后的大部分活动都是在早上 1 点到 3 点。为消除可能的误解,研究员根据可用数据和在相应的时区图中绘制了一个范围为 6 小时的最后活动中值。美国/东部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 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东部时区美国/太平洋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 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太平洋时区乍一看,这三个地点似乎都是合理的。在伦敦,他是个夜猫子,工作到凌晨、睡觉到中午;在美国东海岸,他一直工作到一天结束,然后睡到早上;在西海岸,他是一只早起的鸟儿,晚上很早就上床睡觉,也很早就醒来。如果仅凭这些数据,我们无法排除合理的怀疑,确定中本聪生活在哪个时区,还需要增加其他的分析。2、Commits 动向在比特币早期阶段,中本聪和少数几个早期加入比特币项目的开发人员可能在没有 SVN(律动注:SVN 是 subversion 的缩写,一个开放源代码的版本控制系统,允许多人共同开发同一个项目,实现共享资源和最终集中式管理)或使用本地存储库的情况下工作。到了 2009 年 8 月 30 日,项目进度就被上传到 SourceForge,所有提交记录都可以回溯查询,据查看,中本聪以「s_nakamoto」的用户名总共提交了 169 次,每个提交的时间戳均以 UTC 的时间格式存在。以上述 Bitcointalk 的帖子同样的方式绘制散点图,看看中本聪都在什么时间活跃在 SourceForge 上。欧洲/伦敦时间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SourceForge 动向散点图,2009 年 10 月 21 日首次出现-2010 年 12 月 15 日的最后一次现身,基于英国伦敦时区美国/东部时间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SourceForge 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东部时区美国/太平洋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SourceForge 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太平洋时区从上述散点图可以发现,Commit 透露的信息与 Bitcointalk 动态一致,这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它并没有明确的信息指向,目前来看,三种说法皆有可能。电子邮件活动2008 年 10 月 31 日,中本聪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上公布了比特币这个项目,之后他持续与邮件列表中对比特币感兴趣并想了解更多比特币的成员进行交流,他详细讨论了这个项目的特点,比如大家关注的双花问题和比特币的解决方案。最后一封邮件出现的时间为 2010 年 12 月 13 日。这里有中本聪发给其他开发者的更多邮件,但我们无法验证他写给 Mike Hearn、Wei Dai、Lazlo Hanecz、Jon Matonis 和 Dustin Trammel 的电子邮件的时间戳是否使用了 UTC 的时间格式。因此,用于这部分分析的数据只采用来自加密货币和比特币邮件列表这一渠道。欧洲/伦敦时间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动向散点图,2009 年 10 月 21 日首封邮件-2010 年 12 月 15 日的最后一封邮件,基于英国伦敦时区美国/东部时间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太平洋时区美国/太平洋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动向散点图,基于美国太平洋时区同样的,上述信息仍然没有让天平偏向于三个可能地点中的哪一个。如果我们再将这三类数据进行重叠,看看能发现什么。所有活动将中本聪所有 539 封 Bitcointalk 邮件、169 个 commit 以及 34 封电子邮件时间戳进行合并,可以更好地了解中本聪的活跃模式。再次提醒的是:中本聪的第一个动向发生在 2008 年 10 月 31 日,当时他在邮件列表中第一次宣布比特币,最后一次动向发生在 12 月 13 日,当时他发布了比特币 0.3.19 版本。欧洲/伦敦时间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SourceForge 和电子邮件活动散点图,基于英国伦敦时间美国/东部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SourceForge 和电子邮件活动散点图,基于美国东部时间美国/太平洋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SourceForge 和电子邮件活动散点图,基于美国太平洋时间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英国伦敦和美国东部时区呈现出来的大「S」?在将所有时间戳数据绘制到一个图表中仍然不能显示出所属位置的话,只能说它有可能是这三个地点中的一个了。此外,这种方式也是将日本和澳大利亚排除在外的好方法:亚洲/东京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SourceForge 和电子邮件活动散点图,基于日本东京时间显然上图的信息说明了日本不太可能(凌晨至中午活跃),还有其他依据也能排除了日本的可能,此处暂且不表。澳大利亚/悉尼时区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中本聪的 Bitcointalk、SourceForge 和电子邮件活动散点图,基于悉尼时区除非中本聪是「吸血鬼」(都是在凌晨活动),否则这种猜测是不可能的。简言之,中本聪在 Bitcointalk、SourceForge 的动向,以及他的电子邮件信息,给了一个较为清晰的框架,让我们推测出他的所在地。比特币创世区块当我们看到比特币的创世区块和其中嵌入的信息时,我们能发现故事的起点或许是发生在英国格林尼治时区。关键细节是标题,「财政大臣将对银行实施第二次纾困(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是出现在 2009 年 1 月 3 日的《泰晤士报》上的一则新闻: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当然了,即便是中本聪居住在美国任何地方也可以把这句话放在创世区块里。但问题是这一期《泰晤士报》当时并未在美国发行。2006 年 5 月 26 日,《纽约时报》宣布,计划于 2006 年 6 月 6 日在纽约和华盛顿地区发行《伦敦时报》(注:《泰晤士报》有时也被英语使用者称为《伦敦时报》(The London Times))的每日美国版。不过,即便撇开《泰晤士报》美国版在地理上的局限性不说,它与英国版在排版、文字编辑等方面也有所不同。2009 年 1 月 3 日这份报纸的美国版头版不太可能采用与英国版相同的格式,而分析团队也没有在任何地方找到 2009 年 1 月 3 日《泰晤士报》美国版的截图。话虽如此,你可能会说中本聪可以通过互联网来查看,确实有可能。当时,《纽约时报》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站 (timesonline.co.),但文章标题似乎略有不同:财政大臣阿利斯泰尔·达林将对银行实施第二次纾困(Chancellor Alistair Darling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上面还有议长的名字。这意味着,中本聪不太可能在网站上读到这篇文章,即便他读了,也很可能是把网站的这个标题用于创世区块,而不是报纸版的标题。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在这点上,判断的天平倾向了英国格林尼治时区。而且这一次的信息还没有包括他单词拼写的结尾用-ise 而不是-ize,用-our 而不是-or,例如 analysis、organize、neighbour 和 colour 等单词中。此外,他还使用了「bloody」这个词汇(律动注:英文里最好用的脏话之一,大部分都用在表达惊讶,而美国人会避开说「bloody」,因为感觉听起来很傻)。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文章论点,分析师不仅认为他是英国人,而且还认为他在伦敦从事比特币研究工作。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2008 年 7 月 8 日至 2008 年 12 月 8 日期间的纽约时报读者统计资料,全国读者调查/网站时光机如上图,2008 年全国读者调查的数据显示了《泰晤士报》当年的读者统计数据,180 万印刷版读者中有 77 万 (43%) 来自伦敦,而其余部分则来自英国的不同地区。这意味着,伦敦几乎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阅读《泰晤士报》。综合所有数据,推测中本聪很有可能在 2008 年到 2010 年期间住在伦敦。不完备之处一个理论如果不从各个角度攻击它,那它就不是好理论。我们引用的时间戳数据没有任何争议,这就是中本聪的活动模式。但是,如果不考虑创世区块的签名信息,我们还需要考虑另一些事情。白皮书的元数据PDF 文件包含元数据。当中本聪编写第一个版本的比特币白皮书并保存在他的电脑上时,白皮书中包含了一个时间戳,更重要的是它还包括计算机所在时区的信息。两版白皮书显示的元数据有所不同,对此其中一个解释是中本聪在他的一些活动中使用了虚拟机,并将时区设置为任意时区。另一种可能性是,在处理这些文件时,他手动操作了电脑的时区。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中本聪并不是自己创建的 PDF 文档,他可能用 Word 文档写完论文,然后把它寄给某人做最后的编辑。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两种版本的时区不同,因为他可能把第二种版本的报纸发给了另一个人。综上所述,如果中本聪确实创建了这些 PDF 文件,我们知道他在隐私问题上非常谨慎,那么他不太可能忘记清除/修改其中的元数据。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他不认为 PDF 中有任何元数据会以任何方式暴露他,从而使其中的时区数据变得不相关。泰晤士报数字网站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中本聪在网站上看到的信息可能不包括「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个标题(因为网站这条新闻的标题并不是这个),但他该标题却是被放在了创世区块。网络档案显示,《泰晤士报》网站有一个页面显示上传了每日报纸封面的截图。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自 2008 年 11 月 19 日起,数字报纸上传其印刷版封面快照/网站时光机不过,网站时光机没有记录 2009 年 1 月 3 日的快照,但也很有可能那天的报纸封面截图被报道了。一般情况下,其他出版物每天也会发布世界各地报纸的头条新闻摘要,其中就包括路透,后者曾在 2009 年 1 月 3 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带上了「财政大臣即将对银行实施第二次纾困」的标题。此外,《泰晤士报》也提供了电子报纸订阅服务,订户可以付费购买该报的电子版。所有这些信息表明,即使中本聪住在美国,他也可以从很多渠道看到创世区块中标注的新闻标题。然而,当人们简单打开网站主页就能读到新闻的时候,为什么还会去《泰晤士报》的报纸页面或使用他们的电子报纸订阅选项来查阅封面呢?而且,只要读过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和论坛帖子,就能知道中本聪明确知道自己在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他试图不做太多炒作,但很明显,他认为比特币很有未来。很有可能的是,创世区块对中本聪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他可能会决定在其中包含一条信息,这条信息将永远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会寻找一些有主题的、特别的、令人难忘的东西。不过,即便是这样,这样的「愿望」也很难通过阅读一篇包含 20 个标题的文章综述或听一个早间节目主持人阅读报纸标题来获得吧?也许中本聪在几天后听说了这篇文章,并认为它非常适合在创世区块中传递信息。创世区块被挖出后,第一个比特币 2009 年 1 月 9 日被挖出。可以设想,他在 1 月 7 日得知了这篇文章,并在那天重写了创世区块的代码,然后第二天挖掘出了第一个块,在他和 Hal Finney 之间创建了第一个 BTC 交易。这句话是在比特币源代码中的几行文字,来自 0.1.0 版本: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因为创世区块 (block. ntime) 的时间戳是 UTC 时间的 2009 年 1 月 3 日 18:15:05。在文章发表几天后听到它,然后返回将创世区块的时间戳设置为从 2009 年 1 月 3 日的任一个随机时间是极不可能的。最后,如果《泰晤士报》网站上的文章标题原本没有议长,随后更新添加了有没有可能呢?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发现 2009 年 1 月 3 日的文章引用了《泰晤士报》的文章,标题却是有这个信息的。结论现在,我们大概可以相对肯定地下结论了,当中本聪从事比特币研究时,他很有可能就住在英国,或者就是在伦敦。无论是他的写作风格,还是他的活动模式,以及创世区块的隐藏信息均表明英国首都是他最有可能的所在地。 研究者分别按照不同的时区编制了散点图,用以分析中本聪何时活跃、何时不活跃,进一步确认中本聪最可能的位置。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69ok.com/20981.html

联系我们

171-8118-8815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yw30520@qq.com

工作时间:8:00-23:00,全年不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