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

来源:澎湃新闻记者:叶映荷原标题:《526份问卷调查: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知多少,会有多大接受度》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当专家学者对数字人民币侃侃而谈,不断拓宽想象边界时,或许存在一个疑问:作为普通百姓,究竟对数字人民币了解多少?他们是如何看待数字人民币的?为了进一步了解普通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的感知以及接受情况,澎湃新闻设计了相关问卷并通过互联网渠道发放,共回收有效问卷526份,其中女性占55.89%,男性占44.11%。需要说明的是,此次问卷的被调查者中,本科学历、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占比分别达30.04%、24.71%,这个比例要高于全国水平。从这526份问卷中,我们或许能管中窥豹,描摹出普通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的大致认知。近三成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另一个形式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按照央行数研所所长穆长春给出的定义,数字人民币(DC/EP)指的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编注:目前是六大国有银行)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问卷数据显示,51.52%的被调查者选择了数字人民币是“数字化的现金,有一定匿名性”,这与官方定义一致,29.85%的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另一个形式的支付宝、微信支付”,还有17.87%的被调查者并不知道数字人民币是什么。穆长春曾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微信、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在一个维度上,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电子支付场景下,微信和支付宝的钱包里装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数字人民币发行后,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宝进行支付 ,只不过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货币。同时,腾讯、蚂蚁各自的商业银行也属于运营机构,所以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而从目前试点情况来看,指定机构暂时只有国有六大行,即用户可以选择六大行提供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并由其提供兑出兑回数字人民币的服务。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概念的了解情况若按性别划分,男性对数字人民币似乎更了解一些。在526份问卷里,选择“数字化的现金,有一定匿名性”的男性比例(64.2%)显著高于女性(41.5%),选择不了解数字人民币的女性比例(23.8%)也高于男性(10.3%),认为数字人民币是“另一个形式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女性比例也更高。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2 不同性别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概念的了解情况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的了解程度则和学历高度相关。学历越高,不知道数字人民币的人越少,小学及以下学历的被调查者不知道数字人民币的比例高达75%,而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数字化的现金,有一定匿名性”的比例高达68.5%。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3 不同学历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概念的了解情况近六成被调查者不知道数字人民币具有“双离线支付”优势相比于现有的支付工具,数字人民币的最大优势与特征之一是“双离线支付”,即交易双方在没网的情况下也能够支付。但对于这一优势,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并不知晓,比例达到59.7%。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4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离线支付”功能的了解情况其中,男性知道这一功能的比例达54.7%,而女性则有71.1%都不知道数字人民币可“离线支付”。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5 不同性别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离线支付”功能的了解情况知道数字人民币可以“离线支付”的比例也随着学历的增加而增长,硕士研究生及以上的被调查者有56.2%知道数字人民币可“离线支付”,而小学及以下的被调查者则有75%不知道。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6 不同学历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离线支付”功能的了解情况另外,在知道数字人民币具有“离线支付”功能的被调查者中,69.3%的人都认为,数字人民币是“数字化的现金,有一定匿名性”,该比例在不知道的被调查者中则只有39.5%。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7 是否知道数字人民币“离线支付”功能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概念的了解情况逾半数认为数字人民币是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而推出,24%认为是为了打破支付宝、微信垄断2014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成立伊始,从概念到试点,从理论到实践,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已走过六载春秋。而近期声势浩大的苏州双十二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更添将近之感。为什么要推出数字人民币?在澎湃新闻给出的四个选项(详见图8)中,51%的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的推行是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在苏州,一位熟食店的店员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对于政府、银行的话,也要顺应时代的潮流,要有一些调整,跟进时代的进步,不可能一直就是刷卡,现金现在也已经少了。”选择“打破支付宝、微信垄断”和“抵御比特币、Libra等跨国界数字货币”的比例则较为接近,分别为24%和23%。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8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推出原因的认知情况此前,部分专家也对澎湃新闻指出,数字人民币推行原因与“打破支付宝、微信垄断”相关。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从实质和专利上分析,目的就是对支付市场彻底洗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王志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新型互联网公司利用技术优势占领了支付市场,而大型国有银行这些年也在尝试进入市场,但因为用户习惯等成效不够明显,“目前找到的是数字货币的方式,反垄断是一个助力。”他也认为,数字人民币的推行有国际、国内的动因,国际动因是主要的,国内动因是次要的。国际动因在于Libra一旦推出,可能会对其他国家法币有很大的侵蚀性。比特币是基于密码学、依托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去中心化传输模式的加密货币。2009年由化名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比特币创始人创建。Libra则是由社交巨头脸书(Facebook)牵头成立的管理协会计划推出的无国界数字货币。从年龄看,年龄越小,选择“抵御比特币、Libra等跨国界数字货币”的比例越高。55%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将在1-3年内推出面对“呼之欲出”的数字人民币,群众具有较强的信心。有55.13%的被调查者相信数字人民币会1-3年内推出,20.72%的被调查者认为其会在3-5年内推出,选择相信数字人民币会在一年内推出的被调查者比例则有14.64%。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9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推出时间的预测“如果要是行的话一定不会很久,比如在苏州试是可以的话,肯定不会压箱底。”在苏州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的走访中,苏州市民李女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从年龄上看,年龄在45-55岁的人群对数字人民币在短时间内推出最具信心,有81.7%的人相信会在3年内推出,55岁以上的被调查者则最为保守,相信会在3年内推出的比例只有54.2%。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0 不同年龄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推出时间的预测虽没用过数字人民币,但近半数受访者认为体验应该与支付宝、微信差不多穆长春指出,微信、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在一个维度上,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尽管如此,数字人民币钱包的出现,或将会对“二分天下”的支付体系产生冲击。问卷结果显示,大部分被调查者并未试过数字人民币,没有用过数字人民币但猜测其体验感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差不多的被调查者占据49.24%,几乎占一半。只有11.59%的被调查者使用过数字人民币,其中,认为“数字人民币支付和微信支付、支付宝体验感没有差别”的人占40.98%,而认为“支付宝、微信支付更好用”的人也有40.98%。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1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使用感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对比的感知状况从年龄看,25岁以下“没用过数字人民币,但觉得应该差不多”的被调查者占比最高,而55岁以上这一比例只有16.7%。值得注意的是,55岁以上“没有用过数字人民币,但认为数字人民币更好用”的被调查者占比高达41.7%,远远高于其他年龄层。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2 不同年龄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使用感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对比的感知状况超七成被调查者在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时有隐私方面的顾虑在互联网使用中。“隐私安全问题”总是备受关注。调查结果显示,71.43%的被调查者在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的时候会有隐私方面的顾虑。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3 被调查者在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时隐私的顾虑情况根据问卷数据,45-55岁的人群最为看重隐私安全,其有83.7%比例的人在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时会有隐私顾虑,25岁以下则占比最少,为61%。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4 不同年龄的被调查者在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时隐私的顾虑情况而对于数字人民币,其特征是“可控匿名”,意思是具有一定匿名性。对这一特征,44.57%的被调查者选择相信,不清楚这一特征的被调查者则有40.38%,选择不相信的被调查者有15.05%。一位银行从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怎么可能匿名,谁来控,控的人就有超级权限。”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5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的相信程度年龄越长,相信数字人民币能可控匿名的被调查者占比越高。55岁以上相信可控匿名的比例高达83.3%。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6 不同年龄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的相信程度从学历看,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不相信数字人民币能可控匿名的人群比例最高,达到33.8%,而小学及以下学历的调查者选择该选项的人数为0。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7 不同学历的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的相信程度超42%被调查者表示会同时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若数字人民币推出后,消费者或许会面临用数字人民币支付还是支付宝、微信支付的选择难题。42.59%的被调查者表示会同时使用这些支付方式,26.05%的被调查者认为要看情况,24.33%的被调查者选择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代替支付宝、微信支付,只有7.03%的被调查者明确不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用以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8 被调查者对未来数字人民币钱包使用的意愿程度从问卷结果看,年长者对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意愿明显高于年轻者,55岁以上选择“使用数字人民币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的被调查者比例高达37.5%,而这一比例在25岁以下的人群中只有7.3%。不过,澎湃新闻在实地街采中,有多位受访者则认为,年轻人对数字人民币的接受会更快一些。一位58岁的苏州出租车司机对澎湃新闻表示:“我已经年纪大了,这种东西我也搞不清楚,我以前支付宝、微信都不用,现在大家坐车都付这个才没办法去用。年纪轻去搞搞,年纪大了才不去搞这些。”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19 不同年龄的被调查者对未来数字人民币钱包使用的意愿程度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选择“同时使用”的被调查者占比最高,为45.4%,这一比例在小学及以下学历中占比只有25%。值得注意的是,选择“不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代替支付宝、微信支付”的被调查者在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的比例也是最高的,达到14.6%。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图20 不同学历的被调查者对未来数字人民币钱包使用的意愿程度
随着深圳、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69ok.com/22788.html

联系我们

171-8118-8815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yw30520@qq.com

工作时间:8:00-23:00,全年不休息

QR code